“藏于遼博的古代監察機構公章”

  一個偶然的機緣,筆者在遼寧省博物館參觀時發現了一方古銅印。

  銅印于1960年鳳城縣邊門鎮出土,現藏遼寧省博物館。銅印為方形印,梯式直柄,通高6厘米、長6.39厘米、寬6.39厘米、柄高4.1厘米,重820克。印面鑿刻九疊篆陽文“東京路按察司之印”三行八字,篆文的設計、刻鑿較為精致,印體周邊略呈坡狀,印背右邊刻“崇慶二年三月”,左邊刻“禮部造”,印邊前側刻“東京路按察司之印”。崇慶為金衛紹王的年號,崇慶二年即1213年;“路”最先由北宋設立,后來金國承襲了這一制度,相當于現代行政區劃中的“省”,東京路為金國(公元1115年-1234年)五京制度中東京遼陽府所管轄的范圍,在今遼寧省遼陽市。

  也許是職業的關系吧,筆者的目光不禁被印文中“按察司”幾個字深深吸引。據博物館工作人員介紹,按察司為官署名,金大定中置九路提刑司,承安三年(公元1198年)并上京、東京兩路提刑司為一司,共為八提刑司。次年改諸路提刑司為按察司,上京、東京路按察司設使一人,秩正三品,掌審察刑獄、照刷案牘、糾察濫官污吏豪猾之人、私鹽酒麹并應禁之事,兼勸農桑,與副使、簽事輪流外出巡按。原來,這方銅印竟還是一枚古代監察機構的“公章”!

  提起金代按察司,不免想起我們的一位古代“同行”——楊云翼?!督鶚?楊云翼傳》記載:“楊云翼,字之美。泰和七年,授東京路按察司事,因召見,章宗咨以當世之務,稱旨?!毖鈐埔懟疤煨匝胖?,自律甚嚴,其待人則寬。其于國家之事,知無不言?!痹詵綾隕雜?,仍不忘借皇上探問治愈藥方之機進行醫諫,要皇上“先正其心,則朝廷百官莫不一于正矣?!敝皇遣恢?,這位古代“同行”在掌刑獄、按劾、巡察之時,是否也曾使用過這樣一方銅???

  “東京路按察司之印”距今已近千年,歲月的磨礪使它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。如今,它安靜地躺在博物館的展柜中,無聲地講述著千年的往事,默默地見證今天的日新月異。

?。贍〖臀轡な∥幕吐糜翁圖旒嗖熳? 王丹)